淄礦文苑
您的當前位置是: 返回首頁 -> 正文
記憶中的電視變遷
發布時間:2019-12-26        王家海      

第一次聽到“電視”這個詞,是在童年。那時,我剛記事,父親在一家煤礦機電連工作。

一日下午,父親下班回家,興致勃勃地和母親講起,連隊買了臺電視機,那玩意兒真神奇,把大千世界都裝在了里面……父親繪聲繪色描述著電視里的樂趣,在一旁聽講的我,心里充滿了好奇:電視到底是啥樣子?什么時候我能目睹。

終于,一個偶然的機會,讓我第一次看到了向往已久的電視。一日,父親帶我去礦上洗澡,因為他要工作,便把我領到連隊的會議室看電視等他。

記憶中,機電連的會議室是一座青磚瓦房,門口外豎著一根高高的桿子——那是電視天線,后墻是電機車鐵路線。屋子很大,擺著十多排木制的連椅,坐滿了看電視的人。

會議室的山墻上有一只精致木箱,木箱的框雕刻著精致的花紋,整個木箱刷著一層清漆,閃著亮光。電視機是11英寸黑白的,就被裝在這個精致的木箱里。一扇上下開啟的門敞開著,露出電視屏幕。每當屋后的電機車路過,電視屏幕便會隨著電機車發出的光弧跳動,整個屏幕變得雪花紛飛,聲音隨之變得刺耳起來。于是,看電視的人們牢騷滿腹,咒罵著電機車騷擾,耽擱了看電視。

由于我個子矮,在后面看不到電視,只好站在電視前昂著頭看。這一站就是幾個小時,一直站到父親下班喊我,我才戀戀不舍地離開了那間屋子。

接下來的日子,我便時常盼望父親能帶我去洗澡,好再去看那充滿樂趣的電視。

1983年,電視里正熱播電視劇《霍元甲》,我跟姐姐迷得不得了。因為鄰居家買了電視,我和姐姐便經常帶著凳子,到鄰居家占位子。一個秋日的晚上,天下著毛毛細雨,我和姐姐一連去了3次,一直到鄰居家關門休息。父親看見了,在一旁說了句:“人家有的我們也會有?!泵患柑?,父親就托人從縣城搬回了一臺電視,樂得我跟姐姐圍著那臺“泰山”牌14英寸黑白電視機,研究了好幾天。

從此,每天晚上我們都守在電視機旁,直到屏幕上出現“再見”兩個字才罷休。就是這臺黑白電視,陪我度過了難忘的童年。

好多年后,我結婚了,買了一臺21英寸“長虹”彩電,可以看到五顏六色的大千世界。再后來,家庭富裕了,我把21英寸“長虹”彩電換成45英寸“海爾”液晶電視。雖然電視的影象更清晰、功能更多、節目也更精彩了,但整日匆忙的我,始終不能靜下心來,很少有時間在電視機前坐上一會兒。

現在想來,在那些無憂無慮的時光里看的“一休哥”“霍元甲”,是多么令人懷念??!

光陰流逝,家庭影院、數字電視等逐步走進了尋常百姓家。每一件電子產品的問世、每一個新生事物的傳播都昭示了一個時代的繁榮與進步。它們靜靜地將昨天、今天與明天訴說給歲月,訴說給在歲月里躬耕的我們……

上一條:觀竹有感 下一條:女兒的問候

{ganrao} p62每期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3推荐号码今天 贵州快三开奖走势图结果 五分彩怎样买才能赢 股票论坛macd 黑龙江十一选五19期开奖结果 中国体育彩票公告 陕西快乐十分投注 2007上证指数最高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山东11选5奖金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和走势图 今日新股上市一览表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 哪个股票型基金好